申博平台注册_自贡简讯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信用建设 >《伊朗式迁居》阿斯加法哈迪再次刻划人性阴暗面

《伊朗式迁居》阿斯加法哈迪再次刻划人性阴暗面

《伊朗式迁居》阿斯加法哈迪再次刻划人性阴暗面

《伊朗式迁居》(The Salesman)是导演阿斯加法哈迪(Asghar Farhadi)继《伊朗式分居》(a Separation)和《伊朗式离婚》(The Past)后再次拍摄家庭关係和刻划人性的电影,是第89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当时也引起不少风波,导演因为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新入境管制条列而未能到现场领奖,托人发表的得奖言论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伊朗式迁居》如其香港中文译名跟迁居有关,电影一开首男女主角居住的楼宇发生强烈震动以致接近倒下,他们和其他居民要尽快逃离住处,后来镜头一转观众得知是附近工程进行的影响,导演在开场时已经带给观众一次黑色幽默,从中得知伊朗的其中一部分社会问题,或许发展工程比居民的性命还来得紧要。这次被迫迁居也令男女主角走进一次人生中最大的人性考验,导演透过他们找到的新居来引申出上手住客的迁居似乎存在不可告人的问题。

导演在过往作品都会以不少角色之间的对白、暗场或留白给予观众思考和讨论空间,如《伊朗式分居》结局没有明言两位主角是否真的签纸离婚,今回也有相当类近的处理,如刚才提到的上手住客,虽然透过主角跟邻居的交流得知其职业为妓女,但甚幺原因要搬走和仍然遗下大量物件则没有交代。后来女主角在家中遇袭的过程也没有直接呈现,这样处理令故事增加悬疑感和追看性,同时也让观众走进男女主角的心境,众所周知伊朗是一个伊斯兰教国家,对男女双方的贞节操守都相当重视,女主角淋浴期间遇袭,使她留下巨大的阴影,致使男主角也渐渐陷入另一层面的深渊。

另外导演特意将两位主角跟着名戏剧《推销员之死》(Death of a Salesman)作对照,他们在戏中分别饰演戏剧里的男女主角,而男主角无论在电影中和戏剧中都是受到社会制度和文化影响的人,《推销员之死》讲述资本主义社会如何扭曲人们的价值观,令剧中主角威利(Willy)变得心烦,势要成为可以讨好全世界的人,这样才是成功的人生。同样地男主角在得知妻子遇袭后性情大变,无视其他人的劝告或者建议,决定要使用自己的方式捉拿兇手,甚至曾想过执行私刑,可是他又考虑到宗教和道德层面,渐渐走进死胡同。其次是两个故事都曾经出现妓女的角色,电影中虽然没有真正出现过,只是她却是引起连串事件的源头,也是导致夫妻两人开始产生变化的根源,而戏剧中妓女也影响了威利和儿子的关係,同样是家庭关係出现改变的原因之一。这次戏中戏的对比除了是主角都是扰人自扰外,却同时没有批判任何一方的行为,只是呈现其动机和背景,引发观众的思考。

最后岔开少许话题,其实伊朗政府对该国的电影审查制度不亚于中国,似乎令一众导演选择题材时会带来不少制肘,但本片导演希望留在当地拍摄,而观看过其数部作品,也根据他曾经在访问中提过,他会视这些制肘为越野赛,彷彿是一道用技巧通过的技术赛,令他在有限空间发挥最大创意,实际上也令其电影既可以在当地上映,也让他蜚声国际。从他的作品亦可以得知其实在局限的审查制度中是可以拍摄出反映当地社会问题的电影,相比之下,多年来不少香港导演北上拍摄电影却好像还未找到在中国电影审查下的最佳方法,有些人在翻炒过往港片的元素,有些为迁就制度而将故事修改得不伦不类,反而中国有些导演更懂得如何「走位」反映当地情况。因此,伊朗的作品或许可以让香港导演好好学习一下怎样在限制之下找寻更多可能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