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平台注册_自贡简讯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乡村视野 >中国时报社论国会还有多少黑洞是阳光照不到的?

中国时报社论国会还有多少黑洞是阳光照不到的?

中国时报一日社论指出,立委选举才刚过,特侦组就大动作侦结中药商和牙医师两个公会全联会,涉嫌行贿立委案,两案就起诉了前、现任共十五名蓝绿立委,其中包括了素以「按件计酬」式的红包立委,也不乏形象着称的知名立委,这些立委喊冤之余,却无法撇清其中或多或少的金钱流向,更凸显阳光照不见的国会,是不是有更多黑洞是看不到、办不到的?对新国会而言,以旧案为殷鉴,自律、自清是重建形象的唯一办法。 

 这两起案件,都是旧案。中药商行贿立委,十年前即爆发,一度侦结,立委全部没事。但因为公会全联会为金钱处理内讧,让此案一再遭到举发,直到十年后,特侦组才得以毕其功。当然,检察官的起诉未来在法庭是否为法官採认,犹在未定之天,但从社会观感而言,立院形象可谓再度受到重创。 

 不论是十年前爆发的中药商、或者五年前的牙医师金钱游说立委,都是政治献金法完成立法前的案子,正因如此,当年才一度侦结不起诉,但没有法的规範,不代表立委在行使职权,从事立法工作时,可以堂而皇之收受游说团体、利益团体的金钱,特别是当这样的献金牵涉到修、立法的对价关係。 

 民主国家从事国会游说举世皆然,问题在于举凡有能力、有资源进行大规模游说者,均属强势,相对没钱没人的小老百姓,这些团体可影响修立法的时程、进度,甚至内容;而对绝大多数人民而言,立法院任何议事,几无置喙余地。立法院要延宕议事,重大法案可以连打几架不通过,立法院要在会期末赶业绩,可以一夜通过数十法案无人闻问其良窳,原本应该照顾最大多数人利益的法案,更可能因为利益纠葛的游说而失衡。 

 以中药商全联会争的是中医师调剂权;牙医师全联会争的是避免牙科被排除在健保给付之外,一般人可能不知道,光是去年牙科支付额度已达三百多亿,换言之,这些收受五万、十万、数十万到百万、三百万的立委们,出手影响的就是一年三百亿的利益。 

 特侦组以立委在修立法过程中有没有「出力」,做为立委收受游说团体金钱有无对价关係的指标,儘管这个侦办标準被调侃为让拿钱不办事的人没事,拿钱办事的反而有事;坦白讲,牙科该不该改为「附加险」可以讨论,改了附加险之后,会不会影响一般就医权益更需要讨论,但就是不能因为游说团体的庞大力量,在修立法过程中,少了这个程序,而一面倒的接受一方之见。如果拿钱办事而没事,立委岂不个个都可以成为红包本?从接受游说、到游说后採取多少施压行动,条列清单按件计酬? 

 事实上,中药商和牙医师公会的游说都是立法院议事黑暗面的冰山一角,檯面上看到的是这些立委在选举期间收受了这些团体的政治献金,檯面下没看到的是,非选举期间从立委助理到办公室开支,有多少是特定团体指明「认养」?更恶劣的是,更有许许多多特定厂商从重大政策到法案推动之初,就以利益锁定立委,小到为立委办公室装电脑,为立委公关酬酢埋单、大到选举经费的资助,林林总总开销,若被揭发则推说为政治献金,当时法无明定,法已明定后再坏不过就是未如实申报,顶多行政裁罚;或推给助理、家人或兄弟,甚至若干政商挂勾的弊案,办倒了行贿厂商,就是办不到立委;更不要提即使政治献金法完成立法后,根本没有多少立委真正的诚实申报。 

 在这两件案子中,具体而微地显现立委从法案连署、发言支持、到不发言杯葛、甚至尿遁不表态,都可以有价码,试问,没有财力、没有公会团体的弱势,该如何寻求国会法案与预算的奥援?长此以往,立法岂有不失衡的可能?过去二百多立委的时代,价码是这幺开,立委减半后的新国会,此一议事生态不改,立委议事价码岂不是要顺势加倍? 

 对涉案立委而言,都在问为什幺以前可以,现在不可以?为什幺旁人没事而我有事?但对健全国会立法来说,特侦组在立委选举之后,新国会开议前,侦结起诉这两个案子,却是别具意义,立委什幺能做什幺不能做,在起诉书中已经有了明确的判準,期待新国会以此「最低标準」自我要求,开布新局。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