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平台注册_自贡简讯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广角 >《伊朗的士笑看人生》:的士众生相,轻鬆画面下的沉重

《伊朗的士笑看人生》:的士众生相,轻鬆画面下的沉重

还记得在去年观看过一齣叫《舞自由》(Desert Dancer)的电影,讲述舞蹈活动在伊朗是被禁止的,一班青年人为了跳舞而公民抗命,引起了观众对伊朗人权问题的关注。《舞自由》虽然讲述伊朗的故事,但拍摄地点却是英国与摩洛哥,而最近在香港上映的电影《伊朗的士笑看人生》(TAXI)就是一部如假包换的伊朗禁片。

《伊朗的士笑看人生》:的士众生相,轻鬆画面下的沉重 Photo Credit: youtube

《伊朗的士笑看人生》荣获本届柏林影展两项大奖,包括最佳电影金熊奖和国际影评人费比西奖。电影以伪纪录片的手法拍摄,由导演Jafar Panahi自编自导自演,「饰演」现实生活里头的自己。在被伊朗政府打压的情况下,他唯有「扮演」一名的士司机,把摄影机收藏在錶板上,一边穿越伊朗首都德黑兰的街道,一边「偷拍」不同的乘客。在的士内发生了多个小故事,调刺时弊,带出伊朗的社会问题。

电影让我联想起日本的《深夜食堂》系列,以一间餐厅作为载体,承载着无数客人的小品故事。当然,《伊朗的士笑看人生》的故事看似轻鬆,但内里颇为沉重,值得观众深思。主角在戏中接载各种各样的乘客,包括小偷、教师、伤者、盗版光碟小贩、迷信的师奶、主角的姪女、律师……把现实发生的事件当成是「剧情」,展露出伊朗的各种社会问题,例如治安、性别歧视、死刑、宗教伦理、打压创作自由等问题。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在戏中出现过的多个国际品牌和象徵,例如Apple、Canon和Angry Bird。在戏中的伊朗,虽然已经发展得很现代化,至少硬件表面上算是很国际化,但社会制度和人心却是落后于国际。儘管伊朗人民拥有各种摄影器材,但他们却没有创作自由,每部电影都需要由伊斯兰文化谘询部批核;小孩子学习拍电影,只能够拍社会里的好人好事,漠视社会的阴暗面,非常伪善;看电影的自由也没有,如果想看荷里活电影,就只能够购买盗版光碟,实在讽刺。

来自国际的品牌、科技和资本纷纷进驻伊朗,但普世价值却被禁止进入。最明显的是,伊朗女性的地位极低,女性不能继承丈夫的遗产、女性被禁止在公共场合下观看足球……对香港观众来说实在难以理解,为何在同一个地球上,各地的人权状况差异竟然会如此巨大。

虽然电影有点沉闷和平淡,但导演Jafar Panahi对电影创作的热情、对自由的追求,成功感染到每位观众。儘管他曾被政府以「危害国家安全」、「进行反政府宣传」的罪名判囚六年,以及廿年内禁止进行任何电影创作、接受传媒访问和出境,但他仍然坚持公民抗命,继续创作,更引起了国际社会对伊朗人权问题的关注。

电影的拍摄手法有趣,企图用这个擦边球的方式,避过伊朗政府的打压。可惜,导演Jafar Panahi继续被伊朗政府打压,电影被禁,他亦无法亲自出国领奖,突显伊朗政府的荒谬。如果想认识伊朗的社会面貌,值得观看这齣电影,同时,好好珍惜和努力捍卫我们得来不易的自由。

《伊朗的士笑看人生》:的士众生相,轻鬆画面下的沉重 《伊朗的士笑看人生》电影海报


上一篇: 下一篇: